当前位置: 首页 / 初民园地 / 学生作品

病毒桀桀危亡处,吾心灼灼护国安

 

初民学院文史哲试验班1901段芝柔2020-09-14

己亥岁末,庚子之始,本该半举屠苏,醉写桃符,新雪掩鸿爪,灯轮换新烛,却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悄然打响。野味食客们于黑暗中的饕餮,带来无数鲜血淋漓的代价,疫病如同洪水猛兽般肆虐,举目四望,神州大地一片疮痍。电影《走出非洲》当中有这样一句话:“我征服了一切,却站在墓群中间。”董卿也说“枪响之后没有赢家”。面对人类无休止的进犯,自然用这一场令人心悸的瘟疫,让失去敬畏的人们永远铭记它的愤怒。

起初只是一座城,几个数字,和一条条不可捉摸的信息,而后我们困守一隅,关注着方寸屏幕那端的世界:短短数日,确诊病例成倍增长,疑似病例也有增无减,全国疫情实时监控地图上那惊心触目的红正日复一日地扩大它的范围,似是面目狰狞满嘴獠牙的猛兽的进攻。药店里,口罩被抢购一空;大街上,路无车舟,万巷空寂;新闻中,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此次疫情的报道。各地封城令接踵而至,人人居家隔离。当一切堆积、迫近、势不可回时,我们每一个人都身在其中。一时之间,人心惶惶,众说纷纭。

但患难之中涌现的逆行者却有如冬日里的炭火般炽热,用他们的双手为我们撑起一片天地。“欲酬凌云志,当效逆行者。”这其中,有耄耋之年的老人,也有不惑之年的中年人,更有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越来越多90后甚至是00后投入这场战争,曾经被贴上“垮掉的一代”的标签的他们这次成为了战疫的主力军,是“最美的逆行者”。鲁迅先生说,青年“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

这个冬天,你看见了什么,又记住了什么,你为什么感动,又为什么彻夜难眠?

是一线奋斗的医护工作者们吗?医者,所以救危亡而抵流疾也。深夜接军帖,九州大点兵。衣白褂,破楼兰,赤子切记平安还。“东齐鲁,西华西,南湘雅,北协和,中同济”天南海北四所医院会师武汉,助力中同济战疫。他们身着一袭白衣,心有万丈锦缎,比云朵更圣洁,比火焰更炽热,在寒风中飞翔,在黑夜里燃烧。杖朝之年,钟南山院士再上战场,稳定人心,初见你时还精神矍铄,短短数日却已两鬓斑白;年逾古稀,李兰娟院士仍毅然主动请缨带队战疫,奔走在前线,自可谓一声“巾帼英雄”;正值茂年,李文亮医生这位疫情的“吹哨人”不幸感染病毒溘然长逝;更有防护服左肩17年前写上“非典”右肩17年后再添“新冠”的护士们,“国有战,召必回,战必胜”是她们的口号,请战书上一个一个手印是她们的信念。43日是我生活的小城市——广安援鄂医疗队凯旋的日子,那天下午风和日丽,市民们沿街列队欢迎,看到他们一个个向我们招手,我很庆幸,他们一个不少都平安回家。“但行前路,莫问西东”,我的内心被深深震撼着。

是日夜不休的建筑工人和快递小哥们吗?“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再黑暗的夜晚,也会有璀璨的星河。越是一发千钧,存亡绝续之时,越可见布衣之下的炎炎赤血,越能映照出人性的光辉。而这光辉的缔造者,正是那些挺身而出的平凡人。22日,经过10个日夜、7000名建设者的鏖战,火神山医院建成。“基建狂魔”这一称号背后,是一群设计者争分夺秒绘制作战图,是一群施工者不分昼夜与疫情赛跑,创造出新的“中国速度”。疫情之下,为了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行,传来的是快递员复工的消息,他们奔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顶着寒风、冒着危险供应许多人的正常生活物资。那天下着大雨,我下楼取快递时,有幸看到这一幕:一个小女孩儿拿过快递,深深地向快递员叔叔鞠了一躬,并递上一个小卡片,上面写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那种真挚的感动是直击心灵的。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冀以尘雾之微补益山海,萤烛末光增辉日月”,现如今也更能体会其中意味。疫情之下,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身边的感动不断上演,作为浩瀚星海中的一粒微尘,我又能为战疫做些什么呢?虞溥在《训诸生诰》中有言:“积一勺以成江河,累微尘以崇峻极。”我们生来渺小,但千千万万个渺小的我们才构成了伟大。居家隔离期间,我实时关注此次疫情的新闻,作为大学生,我们应该能够辨别是非,做好网络舆论的引导工作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当然,也绝不能做一个“键盘侠”;蜗居生活中,我坚持每天阅读,并写下读书笔记,这个寒假,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给了我极大的心灵慰藉,我倾慕于苏东坡的乐观与洒脱;一两个月不出门的日子倒也不是十分难熬,逃离了繁华与喧嚣,能安静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跟家人一起闲话家常是时隔多年久违的感觉,是亲情的温暖,我想汪曾祺先生的“家人闲坐,灯火可亲”说的就是这样一种体验吧;偶尔下个楼倒垃圾,那天还遇到一个没有戴口罩在翻垃圾桶的老爷爷,心里蓦地感到很难受,我们向着小康生活迈进,却还有人挣扎于温饱。我赶紧上楼拿了几个口罩下来递给他,告诉老爷爷现在是非常时期,戴上口罩才能保护自己。天下之大,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在冒着危险为生计奔波,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递上几个口罩。“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力微而不施。”我相信仍有万千星辰能予暗夜一抹微光,让那些身处黑暗的人不至于失了所望。

钟南山院士说过:武汉本来就是一座很英雄的城市,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国家。”雾霭即逝,霁云已现。孤灯千座待破晓,华夏一心动乾坤。我愿为逝者祈福,鲸落海底,暗哺众生;我愿为战疫的英雄执笔以致谢意;我愿为苍生百姓朴素而厚重的情谊动容,与他们青山一道,同担风雨。待到战疫胜利之日,我们定携手去观皓月清凉,山高水长。